正动念中禅相关经典与书籍 >  尊者答疑

3月仙岩寺小参答疑(九):关于情绪和感受


问:做动作时感觉心很静,但是胸口有点闷,感觉想要透一口气,怎么回事?

答:我们要自然、放松地去做,不要陷入到专注,有时太过专注的话,我们的呼吸就会不太自然,可能会引起类似与你这样的状况。

问:坐禅一段时间后会很累,胳膊和后肘都很酸痛,这个时候能不能用以前学过的随息法调整一下,在累了的时候观呼吸?

答:我们要坚持下去,动中禅要不断地动起来,不要静止下来,你可以做一些轻微的小动作,或者是站起来,我们要对这些痛、累要有个忍耐和坚持,突破了就好了。我们在一起修行,会有个整体的时间安排,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个人若出现累或疲劳时,可以用小的动作调整,在睡觉的时候或刚刚醒来的时候我们可以去觉知呼吸,在禅堂里面要求动起来,不要静止不动。

问:可能是感知能力强了,我后背特别痛苦,让我找呢,我也找不到,具体说不上哪个部位疼,好像是哪条经络疼,特别痛苦。

答:这没有关系的,开始会是这样,你这还算好的,你只是一个地方痛,尊者跟隆波田尊者学习动中禅时,尊者是找不到一个地方不痛。这很正常,开始很多人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只要坚持下去,经过调整,这个状况就会慢慢的消失。当我跟隆波田尊者学习动中禅时,我经常嘀咕,隆波田尊者拿什么东西来教我,这是怎么回事呢?我自己也是干体力劳动出生的,怎么连这轻轻举手之间都这么痛,连刷牙也痛,去取东西也痛,全身没有一个地方不痛,自己也觉得很奇怪,慢慢地坚持下去,就消失掉了,恢复了正常。

问:我以前妄念很多,但这几天在禅修中妄念减少得很明显,只是肩部特别的疼,不知道为什么?

答:这很好,整个过程我们是自证自知的。我们清楚自己正念发展的情形,也能够知道前一个阶段和现阶段自身的情形。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身体可能会出现一些调整。像尊者在最初练动中禅的时候,全身每一个地方都是酸痛的。有了正念后我们就会有内证的经验,我们自身内在的种种结缚会慢慢地、一个个的地打开

问一:我是一名佛弟子,同时也是一名心理工作者。可能因为来之前的前五天我一直都在带课所以睡得都很晚,进入禅修后我非常的困,第二天以为可以调整过来,但还是非常的困,可能是因为自己的业障。昨天早上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有很大的情绪,看到自己过往的一个模式就是在上小学的时候自己在学业上有种挫败感,因此练习中自己没法去专注,一直很想睡觉,于是会有很大的情绪出来,然后晚上我跑到一边去哭去发泄出来。 然后给自己做了很多的清理,接下去再练习时就发现自己不再想睡觉了。现在困乏已经过去了,接下来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感恩尊者请示。

答:在修行的路上,我们会遇到来自内在和外在的种种困难。每个人的情形不尽相同,有的是共性的,比如说五盖,就像昏沉、散乱。有一些是个人问题,这些个人问题跟我们以前所打下的结缚有关。只要我们能够不断地增进和保持我们的正念,在遇到这样问题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迎刃而解。所以只要不断的修行,在当下、在我们的觉察当中,我们就是安全的。
佛学以及对佛法的修行同样也是解决我们内在的问题。这跟心理学的方向基本上是一致的。而修行佛法能够开启我们内在本有的觉性。而这个觉性能够解开我们心里的种种问题,我们称为烦恼。如果我们自己能够修行,这对我们的工作是非常有帮助的。他能够提升我们解决别人问题的能力,同时也能够找到帮助他人以及让他人拥有自己支持自己的能力。这是很好的。

 

问:当人们情绪来的时候,我们那微不足道的定力(当下的力量)跟强烈、扑面而来的情绪比起来就太弱了,根本挡不住。哪怕我们个人在知道自己情绪出来时,知道我要去观照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安静下来,但当下会有个更猛烈的,就像痛苦之声一样涌出来,我只想先发泄然后再回来。

答:对于这些负面的情绪他所产生的能量以及代谢出来的有形的产物,我们应该是用宣泄、排解的方法。但不同的是,我们心理治疗的导师要能扶持他走到一个有觉知的状态。对这些能量、情绪不要用压制的办法,要疏导,但这个疏导不能去影响到其他的第三者。同时,要在整个过程当中给他以慰藉,给他以支持,把他提醒到一个有觉察的宣泄的路上来,这就是心理医生的职责。同时要特别考虑到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有激烈的事情发生,尽量减少一些伤害,例如自身的伤害、物品的损坏。

问: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哭?

答:没有关系,你只要知道当下自己在哭就好了。不要去制止他,不要去抑制他。不断的保持对自己清清楚楚的觉察,里面有什么样的反应让他自然的流动。

问:像我刚才那样哭,现在抑制住了。

答:不用抑制,让他自然地流露。你只要跟自己在一起,他要哭就让他哭。

问:刚才我看到有其他人在就想要克制,想要转移一下,不是把这情绪发泄出来。

答:不用去抑制他。只要知道就行了。

问:平时自己很急,很容易发脾气,不知道动中禅能不能改一下这个坏毛病?

答:可以,没问题的。比如说我们的脾气像这样的(尊者比划动作),我们练习了以后就像这样(尊者比划动作)翻过来了。没有训练的人他的状况是这样的(尊者比划动作),如果我们训练自己的觉性,然后我们的觉醒不断的圆满,不断地上升,于是我们的生命就会翻过来,这是可以改变的。

问一:我是第一次禅修,越做越烦。第一天还好,今天是第四天,我觉得今天更烦。

答:我们的觉知、觉性,我们称为法;另外一面称为非法。比如说那种不安、烦躁、不定我们称为非法。而我们要在法当中不断的增进,自然就会战胜这些非法。或者我们说他是内心的魔障,这些都是我们不愿意在心里面繁衍、滋生的,所以要让他从心里面出去。他寄生、染污在我们心里面。我们只有在法当中不断的增进才会爆炸、爆破这些非法。所以只有不断的坚持在法当中,不断的保持觉知,不要去理会那些非法。这样我们才能够逐渐的把非法从心里面弃走。

问二:那我们就是要不停的做这个手部动作和经行吗?

答:是的,不断的修行就可以过来。

问:身体上有异样的感觉,前两天胸口这有点疼,这次疼得比较靠左侧里面,我想确认一下。

答:我们身心是一体的,在修行中我们有很多人都会出现这个问题和现状。也就是说胸口这个地方有痛的感觉,因为我们在这个部份上积累了较多的问题。当我们觉性升起时,在解决那个问题时就如同动手术一样。当然有些人会在其他地方产生受念,虽跟平常的不一样,但是很正常的。所以我们可以把他当成正在调整或在解决问题的一个现象,不用去理会他。有时候会出现一些魔障的干扰来困惑我们,不论哪种情形我们都不用在乎,继续走自己的路。我们要超越于这些受念,不要去关注和探究他,也就是我们要放下。这样他反倒更快的过去,他只是个过程。如果我们去执着于他,所谓执着就是抓紧,就像握这个拳一样越抓越紧,那时本来不是个问题反倒会成为一个问题。

问:我是得过很多病的人,练习的这几天腰特别疼,不管你怎么坐他都疼得难受,睡也睡不好,该怎么办?

答:像这样出现身体不舒服或疼痛,我们可以变换动作。不一定要盘腿而坐,你可以把腿放下来;或者站起来原地慢慢的转动;也可以拿张椅子坐到后面去,这样方便你个人经常变换动作而不会影响到别人。动中禅是非常灵活的。只是在变换的过程当中你对自己的每个动作都要清清楚楚知道。做到清楚、轻盈,轻盈就是小心翼翼,这样才不会打搅到别人。

问:我来寺庙后就感冒了,以前感冒喉咙疼吃点药就好了,这次青霉素、头孢都吃了也没好,到现在为止都特别疼,疼到耳心里都发出刺刺的声,不知道是不是跟练习动中禅有关系?

答:这里环境不一样,这两天天气也比较冷、潮湿,所以病状本身就不太容易消失。没有关系,慢慢的就会好起来。我上个月本来说要去印度,但因为我身体方面的原因也没能够成行。病他会来同时他也会走。

 

问:在做手部动作时感觉自己越放松杂念就少了,腿部的疼痛也减轻了。但是很快就又紧张了,那个心脏突然就悬着,紧张开始了,腿痛也马上开始了,就这样反复反复复。

答:没有关系,我们已经体证到当身心放松的时候这个状态是很好的。当身心紧张的时候这个状态就会发生一些偏差。随着正念不断的增强,我们对自己的身体以及心念察觉的越来越多,那个时候我们就能够更好的,更长时间的去放松自己的身心。

问:如何更完全的放松自己的身心,按理说行住坐卧都要放松自己,所以我需要时时刻刻都提醒自己要放松,但我又做不到,请问如何能达到时刻放松自己的身心状态呢?

答:我们在自己身心紧张的时候会从一个正常的状态发生偏差。那我们不断的提醒自己,放松自己的身心,这是很好的主动地去处理自己的问题。如果要达到一个随时随地的放松,这就需要我们去圆满自己的正念,随时随地的察觉到自己的身心状态。在这种状态里我们要具备两方面:第一个就是我们能做到身心的彻底放松;第二个就是我们能够根除掉让我们身心产生紧张的原因,就是根除内因。所以即使有外因在但因为没有内因,我们的身心就不会产生紧张。

学员问:我不知道自己的外因是什么,但我很容易紧张,身心很难放松。稍稍一注意马上就觉得心脏悬着,内心、身体都是比较紧张的。

续智师父:可以先用你的那个方法,用到一定的时候你的身心放松之后就不会了。你可以先放松一下再练习。等你觉知力增强了,身心就会自然放松了。

学员:但我发现自己持续不了几秒钟,身心马上又绷紧了。

续智师父:这是一个过程。可以先用隆波通尊者跟你说的这个动作来放松自己,等你练着练着差不多了,就像你刚才那个心一下子打开的那样,其实打开的那一下正是你身心放松的时候,只是说你没有保持住,时间不够,等你继续练下去后,持续了,就不会那么紧张了,自然就放松了。

问:我在动中禅打坐中这只脚一直在痛,会不会有什么?

答:有一些是可以消除的。有些人身体方面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或疾病,通过医院的治疗效果都不是很好。后来练习了动中禅后这些症状都得以缓解或消除。当然我们在动中禅当中没有强调这一部分,如果我们在这方面宣传的话那会有很多人冲着治病而来。这就会偏离了我们修学动中禅真正的目标,也就是灭苦。

问:如果身体里出现了感受可不可以理会他?

答:如果有受念的升起,我们不要去管他。我们知道他升起了,但是不要把我们的注意力从手部动作转到受念当中去。我们还保持在对自己身体动态的觉知上。受念往往不是中性的,我们会有这个感觉是我不喜欢的或是这个感觉是我喜欢的。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在那个当下我们就容易失去一个平常心的状态。所以我们要与这些感受保持距离,这是动中禅的技巧和原则。随着正念发展以后,我们就能够超越这些受念,不会被这些感受抓住。

问一:知道和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吗?

答:感觉是受念,知道是明明了了的,或者我们说是一个能觉。通过正念我们可以知道很多很多,我们知道自己在思维,知道法的本质,我们能够明白三法印,那不是说我们感觉到三法印。我们感受到了三法印和我们知道了三法印,明白这个区别吗?

问二:像我知道我的手在动就相当于我觉得我的手在动,这种觉知是一样的?

翻译邓老师答:知道就是能够知道的,能够看见光线的,能够听到声音的,能够觉察到气味的,那个知道他是一个知道。我们真正指的是这个。

续智法师:就是能知的心。

问三:这个知道是不是很广,不管是我们当下的知道,还是六根接触六尘的那一刹那的知道。

翻译邓老师:对的,清清楚楚了了分明的知道。

学员:事情发生过后的才知道,那个就已经过了对吗?

翻译邓老师:对的,那就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