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动念中禅相关经典与书籍 >  尊者答疑

3月仙岩寺小参答疑(十):关于修行体会


尊者开示:随着我们自身的修行因缘时节到的时候,我们不需要刻意的提起,然后就在那个点上发生。那个发生跟我们自己的修行、积累和根性有关系。当汇聚到一点的时候我们会在那个时刻、那个当下跟平常的状态不一样,没有妄念的升起,内心一片清明,对自己的身受心法了了分明,并且是一种无我的状态。这很好,这是一个内证的经验。我们再继续的努力下去,当发展到一定程度他就可以自动的保任下去。我们要去印证他的稳定性。

问一:有时我感觉心很平静,心态很平和,脑子里也没有什么想法,也能觉知手部动作,这样子对不对?

答:这样很好,就把这个状态不断地延续下去。我们在正念比较充足的情况下,有时会体验到没有粗大的念头或许有些细微的念头我们没有察觉,至少我们感觉不到一些念头,内心是比较平静,我们也能够清清楚楚地觉察到身体的动作。这就很好,这是个进步的表现。

问二:我心里就会想抓住这种感觉。

答:事情的发展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他会有个起伏。这个没有关系,我们不要去想把这种状态给留住,实际上这也是一种贪念,这个想法本身就是一个念头,我们让他自然的发展,随着我们正念的不断增强,这种情形会出现得越来越多,延续的时间就会越来越长。

问三:如果有一种状态进去后出不来怎么办?(延续上一个问题)

答:这只是你的假设,事实上没有任何事情是永恒的。并且有了正念以后所有问题都是可以从内在解决的,所以这是你个人的一个假设。

 

问一:我手部和脚的觉知都慢慢增加,时间比以前长,行住坐卧也慢慢都有了觉知,我想把觉知的时间延续得越来越长,感觉到很受益。

答:这很好,这是一个慢慢发展的过程。随着我们不断的用功,我们保持觉知的时间段就会越来越长,稳定性也会不断的增加。他是个自然发展的情形,我们不要急着去努力地推动他,让他自然地成长。

问二:我对动中禅有个体悟,这跟灵修体系中涉及的当下理念一样,就是要安住在当下,活在当下。可否理解为在动中禅的过程中去体验当下。在当下没有任何妄念的同时你的思想几乎是静止的,在这个状态当中会有个定的产生,然后有个智慧的出现,是这样理解的吗?明的状态是在完全的当下当中自然的由内在所体验到的,而不是说在思考妄念的过程中产生?也就是说对一件事情去研究、去专研什么是明、什么是无明在那个状态下产生,还是在全然的当下他自然的冒出来?

答:当我们在当下有了正念,我们就是在这个当下对所发生的事情、对我们的身心实相了了分明。在这个时候我们是有般若智慧的。我们对任何法的了知是不依赖于我们的头脑,不依赖于我们的经验,也不依赖于我们的观点,而是从内在自然的产生对这个事情如实的观照、如实的认知。

问:工作当中我也常跟他们讲要保持向上和向善,也常跟他们分享要有正知、正见和正念。尊者刚才提到的这个正念跟我理解的是不是一致的,他这个正念是指在空的状态当中不断的、自然的浮现出来的这个觉知,这个正念。因为做的过程当中你还是时刻觉知这是个空的状态,他的那个正知正念是自然而然慢慢像泉水一样冒出来的,不是说在做的过程中保持一个正念、正知、正见。他只是全然的接纳当下,是这样子的吗?

答:像我们这样翻掌(尊者比划动作),你觉知到了吗?正念是因为觉知,那就是我们能够知道的这个本有的东西,这个可以觉知我们的动态、静态,觉知光线、味道、气味,也可以知道我们在发脾气,也知道我们在思维,这个知道本身他就是我们所说的正念。我们要培养的正念也就是觉知。正念就是觉知或称为觉性或称为佛都可以。

问:我在这练了好几天,一直有很多的杂念。大师讲不要刻意感知,把猫养大,让猫捉老鼠。请问大师练到什么时候、多少次、多长时间就能第一次感觉到觉性生起来了,是什么样的感觉?在什么时间生起的?我一直渴望这一天的到来,我现在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想听一听大师第一次练到什么程度就有了觉性。

答:一、二个月。

问:第一次是什么感觉,请大师具体一点分享。

答:从黑暗中走到光明就如同我们从闭着眼睛到睁开眼睛一样。就如同背负着沉重的物品被放下(如释重负),也犹如放下手里的沉重物品。我们就明白了自己是自己的依靠处,所以谈谈你自己吧。你的修行是自身的,因为我的感受是我的。

问一:我禅修时如果有比较粗大的妄念,动作就会停下来。我自己会提醒自己这是个大妄念,如果小妄念那我还会继续。昨天有段时间感觉挺好的,旁边有个师父叫我出来的时候,我当时就突然停下来了。但这种停跟我前面的停又不一样,我好像就知道他要讲话了,然后耳朵在听,听完之后好像又很轻松的继续我的动作。后来我心里又想看一下时间了,这个时候动作也是停下来,我就看了一下时间,之后又继续了。我就在想我这到底要不要停下来还是自然停了就停了。但这种停跟我前面的不一样,刚开始的那种停我感觉是忘了动作停下来,但昨天的停好像是我心里有了个想法或者要听了,然后我就说主动要停下来,就是有意识的状态。

答:这个是我们正念增进的一个现象。当我们的关注对象有转换的时候,比如说我们听到声音要转换去关注声音,那我们手部停下来是个有觉察状态的停止。这是很好的,这表明我们的正念在增强了。

问二:后来又有人咳嗽了一下,我又停了下来,当时我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会不会变得一有什么环境上的影响我就停下来,我动作就不会继续了呢?所以我到底是停下来就停下来了,自然的接受他停下来,还是继续做我的动作呢?

答:这个没有关系,随着我们正念的不断发展,这个定越来越强。当我们在做手部动作的时候就觉知手部动作,其余的都是背景。有什么样的声音发生,在当下听到当下也就过了,就不会去转换我们觉知的对象。这个时候我们就会产生一种稳定的状态。那个时候我们想要停也可以,想要不停也可以。

问三:这样练下去后会不会变得同时能做的事情会很少呀?

答:在每一个刹那我们实际上是在做一件事情。随着觉性的不断增强我们会发现可以同时处理好几件事情而不紊乱。每一件事情都能做到清清楚楚,那这时我们就是把我们的工作、生活变成一个禅修的状态。

问四:除了手、脚,平时是不是观察最粗重的那块,就比如刚才上楼梯时很累,腿有点迈不动,呼吸很重,这时候我是继续关注脚呢还是可以去觉知呼吸的粗重?是不是哪个最粗重就去观察哪一个?

答:在那个状态时你可以转换到对自己呼吸的觉知。如果你一直维持在对腿部动作的觉知也是可以的。动中禅是很灵活的。我们在做事的时候就以当下参与动作的身体为主,选择一个部分来觉察。

 

问:今早起来经行十多分钟时突然就觉得整个身心全部都放松了,走着走着觉得整个内心有种释放像枷锁被打开的愉悦感觉。我面部没什么表情但内心是很愉悦的感觉。接着走呀走,走了几分钟后想去上厕所,去了厕所回来就再也找不到这种感觉。

答:在我们维持正念的过程当中会有些这样的体验,会体会到内在的一些改变,生起法喜。由于我们自身还没有完全稳定,所以这种状态维持的时间可能不长,这没有关系。这是我们内在体证的一种经验。以后随着正念的不断增强我们会发现内在的结缚和种种问题会慢慢一个个的断开。他产生了就产生了,我们了知到他的产生,也知道了法的味道,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们在他消失掉以后也不要去追寻,来了就来了,去了就去了,没有关系。

问一:如果不是要去刻意的想一件事情,我不会去看待这个觉知在这里,自然的就没有念头起来了。除非是像我刚才那样刻意去向你表达我的心情体验,我要刻意的想一下才能说出来,否则就是一种觉知没有念头,只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是自然而然的在做。没有那种所谓的起了个念头,念头就好像自然的起来了,尤其是情绪。

答:我们要继续的去保任,同时在对境的时候要去印证,去看我们的正念是不是还会被打断。我们要看正念对我们心的护持,他的稳定性如何,他强大到什么程度。我们要到生活当中去考验、验证,看我们能不能够维持保任内在的这个境界,能不能做到见了便做,做了就把他放下,内心没有一点粘滞。在跟别人意见不同有冲突的时候,我们也要看到内心当中有没有什么东西出来,去观察。想有两种,一种是自然之想,一种是被习气、被烦恼所带出来的,头上安头的去想。那如果属于自然之想我们也会明白。我们是对任何一个法的观照升起内在如实的想,会明白当下的情形。另外一种就是被勾牵出来的,那是由烦恼所带出来的想,所以我们从内在去观察在我们心里流动的东西是怎么样的。

问二:如果保持这个觉知几乎不和别人交流的时候,可以感觉到所谓的这个想他起来以后自然就消失而不是说要去刻意的推动,如果带着一种喜欢或者不喜欢再去推动的话,那这种想就会纠结起来。如果自己保持观望,这个想起来后就像水上面写的字一样自然就消失。

答:所以我们要分清楚两种想,一种是在正念的情形下我们自然之想或者我们称为正思维。第二种是被无名习气、烦恼所推动的那些妄念,这有时是打断、有时是放过。

问三:现在这个动作继续做下去,持续时间久了,那会看到什么?这个所谓的身体或者说名色吧,身体在动作的时候其实是因为他的心在推动,也就是觉知在作用,这个身体就自然而然的动起来了。至于其他的念头有没有,也看不到所谓的有个东西在背后推动,只是因为修这个法自然而然这样动作,也看不到有个什么东西在背后。

答:在自然的情形是没有那些遮伏、染污的东西,只要是我们有正念,那些是一片清凉、清明的。在自然的法当中是没有的。没有正念的人就会不断的去造作,不断的去编织,生出这样或那样种种的东西。如果我们有了正念,我们就恢复到本来没有任何东西的状态。这样我们就是在以一种纯自然的方式存在,符合于大自然的法则。我们就这样随顺自然,随顺自己的职责、任务。我们做工作就是做工作,我们没有其他的目的。很多人在工作不是为了工作本身而是为了别的事情,所以现在整个世界都是紊乱的。你就不断的继续下去、观照下去。

问:师父我这几天念头一起就知道了,有时会跳出一堆的知见,让我对心性运作与身体内外知道了很多,觉得每个动作、念头都是苦,因为没有觉性一切将变成造作。

答:继续努力,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在这个过程当中都会有知见的生起。现在应该返观内照,他要看看自己有没有一颗想显摆的心。就是自己在知见生起的时候、有进步的时候有没有一个显摆。显摆就是想以此来显示自己的修行有进步。就是问这个问题的当下他有没有个显摆。每次问的时候先考量自己的心有没有一个显摆。就是不要认为自己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