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动念中禅正念动中禅禅修 >  往期禅修回顾

2016年9月24日—10月7日正念动中禅禅修报道(湖北鄂州普度寺)


普度寺位于鄂州市大山村飞鹅岭,原名大山寺,乃唐代鄂南五位祖之一——玄帝祖的开山道。其代香火隆盛,影响久。普度寺住持古2014年邀隆波通尊者前往中禅,每天举办动中禅禅修数次。

 

本次中禅禅修连续两期,隆波通尊者亲临给每一位学解答了练习中遇到的问题。向天师父与常觉师父也前来带领学员一起练习动中禅。经过7-14天的练习,学员们都有了各自的收获。


以下是部分学员的心得分享。

学员1的分享(老学员):

知道尊者来中国,我就想自己必须要去禅修了,因为这一两年禅修的频率比以往少了一些,自己变得比以前浮躁些了。来普度寺禅修是第二次,来了之后非常欢喜,简单规律的动作、生活一天天重复,虽然身体上觉得是有些疲惫,内心相对简单很多,在第一天禅修的时候,做着手部动作,发现自己有很多的愤怒冒了出来,这些愤怒我过去认为应该是没有了啊,怎么处理这些愤怒呢,在小参的时候请教尊者,尊者说,等觉性强了之后,会自动处理这些情绪的,不用担心,只需要不断地培养自己的觉性就好。

以前禅修在第五天第六天的时候,心里会想着说马上就要结束了,心就会散掉,这次禅修,发现自己比以前安定了许多,这是个进步,我觉得这个进步有一部分来自于这次禅修的纪律,因为严格所有氛围特别好!

动中禅的禅修是让自己越来越清醒明白,我自已觉得好多时候,工作生活的时候,是没有觉性的,是随着惯性在做,是不由自主地随着情绪跑,虽然事后可以快速拉回来,但面对情绪生起来的时候,很容易被拉跑,唯有不断地精进用功,才会有持续增长的觉性,感恩动中禅,以后我会持续参加禅修的。

学员2的分享(老学员):

末学从八月学习动中禅以来,首先知道了这个身体不是我的,时而也看得到这个身体当下的状态,真实感受生活中每一个小的细节,确实存在着,而非茫然和不知所措,在一个人工作和生活的时候也变得充实而自在,生活中面对问题的处理,条理性增强了很多,思维也变得敏捷,看妄念的速度有所提高,并能很快回到动作上,忘念减少的同时思绪是轻安祥和的,但这些要如链的精进用功才可以感受得到;稍纵懈怠,忘念就会来抢位子了。

学员3的分享(新学员)

经历14天动中禅“痛苦”生活,这段历程确实有趣。

不让说话,我们却偷偷的总想说……法工善意的提醒,我却看到了自己的嗔心如此重……看到一些师兄经行时奇奇怪怪的样子,觉得很好笑(我才不会像你那样子,我走得比你好……)。做手部动作时脑子里歌声不断的重复地唱着--小时候的,现代的,楼下早晨的佛歌……有时手部动作还跟随着脑袋的音乐有节奏地做着……。第一天,第二天,想睡的不得了,只想回寝室,感受到我的身体如此的重,我们可爱的义工毫不留情的把我叫起来:“师兄,坚持!” 说也奇怪第三天,不想睡了。44岁,第一次感受到昏沉原来是自己滋养出来的。

经历过好多其它的禅修,这次着实让我感受到自己的心如此散慢,看天空的云彩,都能幻想出很多动物等,跟着玩了很久才发觉收回来继续做手部动作……离营的那天,一刻都不想再在那待了(外面多好呀,自由自在,想干嘛干嘛……)第二天,看到师兄门发上来的照片,我却嚎嚎大哭。这里才是天堂。

回到家,莫名地爱干净了,带着觉察手洗了十来条被子,闻着香香的被子,感觉生活如此美丽。有一天起情绪,半个小时左右,突然发现自己掉在头脑故事里黏着了,呵呵,马上出来了。

感恩每一段因缘,每天我将继续用功。

学员4的分享(老学员)

这是我学习动中禅的第六年也是第六期,这六年是生命蜕变的六年。六年前焦虑,急躁,自卑,恐惧常常与我相伴。生命总是感觉不断被推往一个个不可知的无底黑洞。而且怎么也爬不出来,越努力想爬出所做的努力,却越感觉掉得更深。机缘巧合下遇到了动中禅,第一期参加了两天就被妄想抓住而逃离了禅修营。提早跟续智法师告别时还撒谎欺骗她说自己有急事。结果回去没几天就和家人闹矛盾,在极端愤怒的瞬间,觉知突然生起,情绪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做逃兵的两天都有这效果,那时候啥佛学基础也没有,就凭这次经验,就认定学了动中禅,不会和家人闹矛盾了。后来陆续参加了五期,没再做过逃兵,而且每一次都会比上一次更精进,不但自己不和家人闹矛盾,其他家人间的矛盾也大量减少。当有了觉性,烦恼也大量减少,以前有些烦恼在心里可以住几个星期,现在很快就可以放下,内心也更加清明。对当下发生的美有更多觉知,生活也会更简单,一些过去无法割舍的理想与执着也变的平淡,一些不曾原谅的人,也能彻底的原谅。朋友圈也彻底的改变,少了很多恶缘,善缘也多了很多。过去面对大部分事情都会无明的自卑与恐惧,在这六年过去,依然有自卑与恐惧,却不再对他们认同。

以前以为这世界错了,到处都是问题。我需要不断的寻找答案,现在真的明了,什么问题都没有,有问题也都是自己创造的。

动中禅彻底颠覆了我的生命,现在依稀能够明白,能在一个无明的念头里解脱,那觉性闪现的刹那,就是佛陀在我身边。

余生能够做的,只是在生活每个鲜活的瞬间,保持对身体的觉知,不断点燃觉性光芒,我坚信只要那么做下去,生命不再黑暗。照亮了自己,也必将照亮他人。

学员5的分享(老学员)

众缘和合

能参加2016年9月23日至10月7日在鄂州普渡寺举办的14天禅修,可谓众缘的和合,排除了工作上、生活上、知见上等各种干扰,对一个生活在深圳的工作一族来说,可谓来之非常不易。禅修期间能有幸参加两次隆波通尊者的小参,是这次禅修的最大收获,解除我很多疑惑,极大的增加了我今生灭苦的信心。

灭苦最快的方法

这次是我第二次参加动中禅的禅修,接触佛法已三年有余,禅宗,藏密,唐密都有接触,并不间断的每日持咒,但一直没有好的体验,直到去年第一次参加动中禅七日禅修,对我身心的改变可谓是翻天覆地,原来动中禅这么神奇,我从此坚信,动中禅正是我生生世世一直苦寻的灭苦方法。

第一次7天禅修体验(先有为再无为)

有为---心专注于动作。

前三天,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就疲劳和昏沉,从早晨5点到晚上9点,16个小时的不间断禅修,对于一个习惯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来说,一时难以适应,一天下来腰酸背痛,每次挥手都很勉强,想放弃时我就对自己说,都说动中禅好,就这么放弃了,这次难得的禅修就浪费了,只要死不了我就要一直挥手。每次只要一坐下,就不停的打盹,站起来挥手还是打盹,于是就一只脚站着挥手,无论是变换姿势或动作,昏沉始终挥之不去。

第三天小参时,向修师父对我说,要放松,要自然,不但动作要放松,而且心也要放松。径行时,我反复体会如何放松。

心如何放松?我突然明白,心无牵挂才能放松,当我把心里的牵挂排除后,突然发现心不见了,变的无边无际的宽广。

身体如何放松?我不再专注动作,开始像平时走路时一样,看看周边的风景,这时我突然发现,不专注自己的动作也能觉知自己在走路,这时,突然像触电一样,两只脚变的很轻盈,说不出来的喜悦让我的嘴无法合拢,这喜悦很快就消失了。

无为---心淡淡的觉知。

第四天,初尝觉知的味道后,动作开始变得柔和轻松,也不再有明显的酸痛,突然发现昏沉也少了很多,基本上不再对我产生影响,当妄念产生后很快就能发现。下午挥手时,当把注意力完全从手部移开时,发现觉性能自己觉知手部的动作,径行时,发现能同时自然觉知全身的各种动作,不需要心的专注。这时候,又是一股莫名的喜悦充满全身,身体也变得更加轻盈。

第六天,眼睛看到的一切开始出现奇妙的变化,发现看到的一切景象和自己已没有关系,不再粘连在外境上,明白了心的作用,六根和六尘接触时因为心的取舍而产生了苦,看到了妄念的无常,向修师父说这是清净心现前,继续!

第七天,清楚的发现,以前那个喜欢思维的身心世界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直觉的世界,分别心明显淡了很多,看一切都顺了很多。结束时,感叹时间太短,如果再有7天,那会是什么样的变化。

第一次禅修四点体验仅供参考(因每个人的体验都不同):

1、前三天,加大动作力度缩短疲劳的适应时间和昏沉的爆发时间,不能偷懒;

2、心要放松,只要心里还被一件事情所牵挂,就做不到真正的放松;

3、动作要轻松自然;

4、得到就放下,任何境界都是修行的障碍。

我慢与错误知见的困扰

我慢的困扰---第一次禅修回去后看了很多的经书和资料,以前看《六祖坛经》一点都看不懂,现在发现,里面说的很多境界和自己实证到的差不多,《金刚经》也能看明白了,对中观论也有了直观的体验,于是无形中产生了大我慢而不自知,误认为自己的境界已经很高,喜欢毫不客气的指出他人修行的问题,总是固执的认为自己的见地才是正确的,现在才发现,那时充满了无知的妄念,因定力不够,不能照见深层的我慢在支配着我。

错误知见的困扰---第一次禅修后,听到介绍我修动中禅的法师说南传是小乘,自了汉,不能成就无上正等正觉。虽然通过修动中禅有了很好的体验,但还是产生了很大的怀疑,甚至放弃了一段时间,直到看《阿含解脱道次第》时,才明白阿罗汉也是佛陀的十种名号之一,没有菩提心的自了汉成就不了阿罗汉果位,这才打消了我对动中禅的怀疑,决定继续参加禅修。

第二次14天禅修体验(身心归零)

距离第一次禅修已过去一年时间,虽然平时基本上没有挥手,但通过守五戒和保持正念,结合大量的散步、走路与观心,我发现觉性并没有消退,反而更加圆融,通过观心,妄念也几乎不见了,六根接触六尘时能更平等的让诸法如实显现。于是排除万难,报名参加这次14天的禅修,下决心要在这次禅修中把苦灭掉。

“懂”得越多昏沉越多

第一天至第三天,昏沉、疲劳非常严重,已明显影响到觉性的展现,妄念也不断出现,根据经验,三天后应该会明显减少;

第四天,   依旧被昏沉,疲劳,妄念困扰着;我开始反思,为什么第一次禅修时昏沉已基本消失,现在反而比第一次要严重,都第四天了,昏沉依旧严重。通过观察,我发现自己的动作太过放松,于是适当增加了点专注,昏沉少了一点。心态上感觉这次禅修有些懈怠和麻木,没有第一次禅修时的那种新鲜感和精进求真理的劲头,而且之前看的很多书,接触到的修行方法也时不时的带进禅修中,比如观呼吸,观无常,观无我,观声音等等,也许这也是昏沉严重和障碍境界提升的原因吧!只要有严重的昏沉,境界就很难提升;正知正见固然重要,但在禅修时不放下这些知见,也会障碍境界的提升。

第五天至第六天,我开始调整心态和动作,心态归零,忘掉以前的知见、体验和方法,以一个第一次接触动中禅的人的角度重新认识动中禅,开始从每一个动作中体会动中禅,动知道动,停知道停,保持觉知,把心拉回来按住在当下,只是淡淡的挥手,昏沉来时对动作的专注就多一些,没有昏沉时就完全放开,不再用心,让觉性来接管一切,让六根自然的发挥作用。开始学着接纳昏沉,告诉自己让昏沉来的更猛烈点。

慢慢的,昏沉、疲劳都很轻了,妄念也基本没有了,只要念头一出现就能觉知,有时念头还没出现就能看到。

挥手时我突然发现,这个身体不是自己,我用力往身上打了一下,发现身体还不是自己,而且无论行住坐卧都能看到身体的动作和心的活动 。

第七天至第十天,继续淡淡的挥手,自然轻松的径行,心完全放开,让六根同时平等启用。这时候我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心活动正在逐步移交给大觉(自性),自己完全不用任何心力的参与,但我也发现,深层的我执和习性还不愿将一切交给大觉,彻底融入大觉之中,还在挣扎,有时会参与身心活动中来,说明觉性还不够强大,还要继续努力。

第十一天至第十四天,继续淡淡的挥手,自然轻松的经行,心完全放开,让六根同时平等启用,让念头自然流走。心也越来越习惯不再参与身心活动,一切交给大觉来觉知来思考,这时我才真正明白《金刚经》里“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句话。

第二次禅修四点体验仅供参考(因每个人的体验都不同):

1、心态归零,忘掉以前的知见、体验和方法,以一个第一次接触动中禅的人的角度重新认识动中禅;

2、练习动中禅的捷径就是淡淡的挥手,轻松自然的径行,抛开任何知见和疑惑;

3、善调心弦,太紧了,太松了,都不是最佳状态;

4、时刻警惕深层的我执、我慢在作怪,我慢最难被发现和消除,我慢不除,死神就会一直把刀架在我们脖子上,深层的我慢只有大觉才能连根拔除。

学员五的总结(仅供参考):

通过实修动中禅,实证的圆满觉性中,具足三藏十二部经,具足四法印(苦,无常,无我,涅磐)、四圣谛(苦集灭道)、八正道、十二因缘、慈悲喜舍、四无量心、四禅八定等善法,具足四念处、六波罗蜜、止观、中观等实修方法,是真正的一法统摄诸法,一通百通便捷迅速的实证法门。

所有的法门刚开始都是以自我来断自我,好比我们手里的锋利宝剑,用手里的这把剑来斩断这把剑,无论怎么折腾都会留下一点把柄,这把柄就是我们深层次的我执、我慢和无明习性,只有完全放开自我融入大觉后,大觉才能帮我们消灭这最后的把柄而灭苦。动中禅一开始培养的就是觉性,觉性强大后慢慢融入大觉而灭苦,没有走任何的弯路,我深信动中禅是现今世界上灭苦最快的方法,我深信今生我能彻底灭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