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动念中禅相关经典与书籍 >  自觉手册

老师及教导摘要(隆波田讲)


老师及教导摘要(隆波田讲)

  1. 如果想弘扬佛陀的教法,我们必须依照佛陀的教导练习。我们将使佛法一直存在。

  2. 当我们了解,我们就能做,但是如果不了解,那就是不知而教。

  3. 人们对法有不同的了解,而我不是责备任何一个人,因为我自己也一样。有的人了解法为颜色、光、水晶球、日、月或佛像飘入他们的身体。看是真的,但是所看的不是真的(所有那些东西都不是真的)。

  4. 佛陀对一位名为跋迦梨的比丘说:“如果一个人看到法,就看到我。如果一个人没有看到法,就没有看到我。”如果你看到法(真理),你就看到自己在做、在谈、在想。佛陀说如果你看到你自己,那么你就看到法。要看我们自己,而不是佛陀,不是水晶球、不是日、不是月。这些不是真的。下列这些才是真的东西:看我们自己真正在做、真正在谈、真正在想。看到法就是看到自己。

  5. 佛陀教导我们要觉知四种姿势:站时要觉知、走时要觉知,坐时要觉知,以及卧时要觉知,对身体移动的认知不只是本能而已,而是必须以觉、定、慧来认知。但此仍不够,他强调甚至要觉知微小的动作,例如:弯曲、伸展、身体的任何移动。这是他的教导,这是练习正法的道路,这是方法,这是佛陀的教导。

  6. 有一个方法,我实践它并且了解,而后我教导这方法,并且我能保证它。它遵照佛陀的教导:“要觉知四种姿势:行、住、坐、卧。而后要觉知弯曲、伸展和移动。”

  7. 要觉知:当你坐下,要以规律的方式坐下,而非只以本能的方式坐下。当你卧时,你也要以规律的形式移动,并且在入睡前规律地移动肢体的一部分。当你醒来,以规律的方式弯曲、伸展、坐着。以规律的方式从坐姿到跪姿到站立,而后走动。佛陀说,要规律地站立、坐下并且以觉知行走。佛陀是这样教导,但今日我们并未了解此方法。

  8. 我将介绍培养觉性的一条捷径。它合乎自然而且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地点练习,不管他是泰国人、中国人、法国人、英国人、美国人、德国人、柬埔寨人、越南人、寮国(老挝)人等等。佛陀是印度人,生在印度,知道相同的“真理”。法(真理)存在于佛陀之前,使他成为佛陀。我们以前都曾听到这个。

  9. 培养自觉的这个方法是一条捷径。它很完美而且合乎自然。觉悟者教导我们要觉知四种姿势:站时要觉知、走时要觉知、坐时要觉知、躺时要觉知。而后要觉知微小的姿势:弯曲、伸展、任何形式的移动。佛陀所教的这个方式称作“捷径法”。不管受过或没受过教育的人都可练习而了解。富人或穷人都可练习,因为它是自然的方式。

  10. 我敢保证这个方法。其他方法也好,我曾练习过很多不同的方法,但我不能明了,因为没有生起内观智慧。只有当我练习这个方法,我确实彻底明了了,因为生起了内观智慧。

  11. 我寻找到了技巧。它是规律的,要慢慢地规律移动。以规律的方式站起来,以规律的动作行走。自然地走,但是要觉知移动。坐下,但要规律地坐。躺下,但要规律地躺下。躺时,规律地移动你身体的任一部分。你所作的任何方式,都要觉知你的动作。经由如此练习,效果将产生。这是智慧,清楚地知道,真正如实地看见事物。

  12. “知道”的第一阶段是知道色(身)、知道名(心),知道身动、心动。而后知道身病及心病。

  13. 有两种疾病(身病及心病)。身病时我们需要医生来诊断。如果一位好医生说这个疾病不能用药物治疗,你可能需要动手术。如果他不是一个好医生,他可能只给镇痛剂。

  14. 心病需要如同佛陀所教的培养自觉来治疗它。我们说:“知道你自己”,这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15. 你知道心病之后,你将知道“苦、无常(不稳定)、无我(不能掌控)”。知道“苦、无常、无我”的第一阶段就是知道身体不能被发展(我们不能改变身体的自然过程)。我们能发展的是能知的心。我们对物质(发展身体)并不感到兴趣,因为它顺着自然改变着。当我们出生后身体一定会改变:生、老、病、死以及动作。

  16. 当你完全知道苦、无常、无我之后,你将知道“假名”。你要知道所有的假名:地球、天空、鬼、神、地狱、天堂等等。

  17. 当你知道所有的假名之后,你知道宗教。宗教意谓着某位知道者的教导,任何一位知道事情的人将教导它。教导人不要做坏事情而要做好事情,这就叫做宗教。

  18. 佛教意谓着清楚地知道、真正如实地看见事物。佛陀是指某位自己知道者,他知道、觉醒、喜悦于正法。因此,他真正知道法。知道法的方式不是知道自身之外的东西。不是知道鬼、神、地狱、天堂、日、月或其他自身之外的东西。知道法就是知道自己的行为、言语和思想。

  19. 就像佛陀对跋迦梨说:“看到法的人就是看到我的人;看不到法的人就是看不到我。即使你抓住我的手指、脚趾或衣袍,你并没有看到我,因为你没有看到法。”这不表示去看佛陀本人,它表示要在此刻看我们自己的行为、言语。以往,我也认为看见法就是去看佛陀本人,或看见法是看见光、颜色、水晶球或佛的影像飘入身体。我以往真的用这方式来理解。但是现在我知道真理。它不是那样,我们思考的方式与真理背驰。这就是为什么佛陀教我们要从我们的思想、见解逆流而上。以这方式练习,我们将清楚地知道,真正如实地看见事物。

  20. 好好知道宗教和佛教之后,我们将知道罪恶与功德。我们知道、看到、了解并且密切触及这个智慧。罪恶是黑暗、无知、痛苦。功德是光明、不是痛苦,它是如此。

  21. 前人教导我们天堂在心里、地狱在心里和涅槃也是在心里。觉悟者这样教导。但是我们不了解这些字。我们想天堂应该是这样,地狱应该是那样,涅槃应该是这样或那样。去做功德、持戒、专注,禅修必须是这样或那样。这一类的想法是不可依赖的。我们必须有内观的智慧去清楚地知道、真正地看到。“内观”只是一个名称或字而已。内观,指清楚地知道、真正如实地看见事物。清楚地知道是“知道你自己”,真正地知道是“知道实相”。

  22. 因为它是如此,你将知道相同的事(真理),不管你是一个小孩、青年、妇女或老年人。不管你是谁,你是人类。不管你的宗教是什么,你衣服的颜色是什么,你将知道相同的事(真理)。因为我已证实了它,而且我能真正地保证它。

  23. 当我练习这个方法,没有费多少时间(就达到目标了),因为我下定决心要如同佛陀所做的:我要真正地知道、真正地如实看清事实。就像我以前告诉你们的:智慧(名色所缘)生起了。当时,我以为我已知道高层次的法,但实际上,它只是基础阶段。

  24. 在早晨,我知道了它(名色所缘)。知道了功德与罪恶之后,一种智慧生起了,但却把觉性推到一边,我未觉知身体。

  25. 在晚上洗过澡之后,我在两棵树的中间来回经行。过了一下子,念头生起了。我只知道它而未觉知它。第二次生起时,我觉知到:“哦,念头”。在第三次,我看到、知道并了解念头。而后,我不再直接看念头,当它生起就不管它,一次又一次。就好像猫与老鼠。

  26. 我继续来回经行一阵子,我已看到、知道并了解,有内观智慧清楚地知道并且真正地如实看清事情。

  27. 而后我看到、知道、了解并触及贪瞋痴。当我看到、知道、了解并触及这些事情后,“受”不再是苦,“想”不再是苦,“行”不再是苦,“识”不再是苦。我突然体验了这条道路。

  28. 此后,我继续来回经行,并体认到:“哦,什么是真正的出家”。虽然我是在家人,头发很长,而我觉得以前像有一百公斤重,现在突然消失了六十公斤。内心脱离了贪、瞋、痴,因为这些不是我们的。

  29. 当我了解这个,我对这方法有信心,我将教这个方法,解说这条道路,使佛法复兴并长久延续。

  30. 依照经典:初禅有五支:寻、伺、喜、乐、心一境性。

  二禅有三支:喜、乐、心一境性。

  三禅有二支:乐、心一境性。

  四禅有二支:舍、心一境性。

  有人认为“名色所缘”是初禅,也许是对的。但是,我要说说我自己对我所保证的真理的经验:

  初禅五支是指知道五蕴:色、受、想、行、识。

  二禅四支是指真正知道受、想、行、识。

  三禅三支是指真正知道戒蕴、定蕴、慧蕴。

  四禅二支是指真正知道寂止与内观。

  就好像我们将一条绳索紧紧绑在二根柱子上,而后从中间将它断成两截,这二截不能再重结了【根尘二支不再连结了】。知道这个,就称作第五禅那。五蕴不再造作了。

  你若是曾幸会隆波田,也许会以为他只不过是位安详静默的老僧,有如在泰境内常见的其他老僧一样。可是,只要稍稍留意,就该注意到,安详中,他一直是非常镇定、灵敏和觉知自己的。

  当我们有缘向他请益杂难时,体会了这位平凡僧的超然:一位近乎文盲的人,竟一贯地强调与教诲唯一的主题——“觉”(证悟的自觉)。解疑时,他睿智清明,对所有问题的开示,不凡到足以叹为“难以置信”。一位不曾受过众所珍惜正规教育的人,竟能有此能耐,以一种简单、清晰、深入、具体、明确的理解方式来解答所问,彻底平息我们的疑惑。